clown

2
0
1
8

1
0

1
9


















我的思绪是飞跃性的

坐在车上看着灯想到了走马灯
与我而言走马灯的前半部分应该是模糊的胶带吧

走在路上
问起所谓的神

kamisama 我 是为了什么出生于这个世上
到底是谁期望着我的出生而使我降临了呢
谁需要着我所以我在活到现在

还不如现在去撞车或者被不知名的人捅死算了

我是裹着乐观主义者的悲观主义者呢

可现在如果因为某种因素死掉的话
和在襁褓之中被人掐死有什么分别呢
在遇到那个人之前
不能死

遇到后
感受 快乐 痛苦 愤怒 绝望 后
再死去

我只不过是事违人愿罢了

只不过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罢了

只不过事情没有按照我想的进行罢了

只不过是奢望的多了一点罢了

我还是很懂事的克制着自己
不敢越界人与人之间的忍耐
都是在彼此允许的范围内放肆
做之前思前考后
做时也和原本所想的不一样

活得好累
为什么生来当人呢

作为一个有思想的高等生物的意义
就是自我烦恼与找他人烦恼

无趣

这种情感一般转瞬即逝
但又像姨妈一样时不时的定期会来

记录一下吧

我作为我自己的人类观察日记

处于一种焦躁的情感中

不怎么擅长向别人求救

被压力压的喘不过气

被人灌以期待

虽然可能参夹着虚假

想哭哭不出来

边缘徘徊

不喜欢这种感觉

烦躁

被人吼一顿骂一顿反而更舒畅

这样被对待

罪恶感更加深重

没人察觉

好累

崩溃 不想干了

听着丧歌

脑袋里闪过

自残血液流过和疼痛给自己以清醒

想发泄

无处可寻

对着自己仅有的优点沾沾自喜 毫无长进

对别人的不认同表示心虚想要强烈认同的自卑

突然的自我反省(×)

啊 

虚度光阴真好

(还有13天就要考试 慌中带浪)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这几天连续加班

加上虚弱期

plus

明天要通宵加班

我觉得我这条小命可能会不保了 (×)

今天是个好日子~
各式的润润出炉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
各大cp搞起来~

润润生快!!!
给35岁依然帅气和可爱并存的润润打call !

这狗屁人设

今天十分钟 从家里跑到公司

一开始 还好 狂流汗而已

接着 眼睛一黑 脚一滑 整个人就有点不舒服了

被同事扶着趴在了桌子上

眼睛闭着

用手扇着风

慢慢的缓了过来


啃了两口巧克力蛋糕 犯恶心便扔了

在同事半推半怂恿下买了碗面吃了

说我翻白眼了 那时觉得还好 没在意


继续工作的时候 也只是 偶尔脑袋晕晕的

下班前的开会 大家聚着突然讨论到我了

说可不可能有癫痫 脑袋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

会不会是 贫血 低血糖

各种猜测

叫我去做核磁共振





小时候也在家里晕过一次

好像是因为前天晚上通宵了加上第二天早起

就晕了



我不想去

万一真的有什么咋办

我已经有了

胆结石 胆固醇 胃病

万一还有啥咋办



我不喜欢我妈在旁边叨叨叨

啰嗦 烦 我也怕啊 嫌麻烦了站了大半

但我也怕痛


我不能吃 肉 不能喝奶茶 不能吃零食

不能放肆的吃了


两条路

乖乖吃药 去核磁共振检查 控制住并担心着

随缘 说不定哪一天就突发剧痛或身亡了


死离我很近过

很多次

水淹 猝死 差点被车撞 高处摔落 玻璃扎腕

怕 是怕的

也没什么想做的

得过且过吧




我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只是死离得近了
想挣扎着像咸鱼一样弹远点罢了
死亡牵制住我的自由我的逆反心理作祟罢了




我能活到60就满足了


我体内胆固醇是35岁老人的指标

emmm 那13年去哪儿了

据说是因为DNA遗传

因为现在没有想白头偕老的人

所以觉得放肆点 随缘

什么时候死都行

最可怜的是

遇到了共度此生的人但却沙漏快掉完了吧

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人

保持着健康

好 难

熬夜真爽(√)

最近的 あるある

在没事做的时候

我是喜欢堵车的

目的地已知的情况下

慢慢的接近

享受着等待的时光



今天体检了

时隔两年的体检

被迫检查了b超

目前

在右胸发现了个瘤 约1cm. 胆有结石 量小  喉咙少许炎症

我是怕死的 但也不喜欢去医院

所以 

我 还没来得及放肆  喝酒通宵的人生 就要结束了

三餐按时吃 早睡早起多运动 心情愉快的

无聊人生 被迫开始了 



半个月后复查 希望不要变大